上海文明网
木南专栏:那年,小学毕业(三)         

那年,小学毕业(三)

木南

你家里有几口人?我家里有六口人,父亲、母亲、两个姐姐、一个哥哥,还有我。我趴在大木箱上做英语课堂练习,中译英,练习簿自己做的,先将散落于旧练习簿的各种空白纸页裁下,凑到一块,用剪刀修修齐,拿锥子凿几个洞,麻绳线从这些洞里进进出出,再东拉拉、西扯扯,一本线装簿就出来了,对了,封面牛皮纸是跟杂货店要的。我比比划划,给C先生介绍我的线装练习簿制作过程,说到末尾时,C先生的口型由元音e(哦)扩开变成了元音a(啊),随后定格在那里,像在医院里让医生检查扁桃体。

每周两次,每次一小时,我来C先生“私塾”上英语课。一小时飞快过去,先复习,然后教新的,词汇、句子、课文、语法、发音,然后布置作业,作业量一次比一次大,说是语言系统开发得越早越好,越快越好。明摆着“早”是早不了了,我已经小学毕业,只好用“快”来补救。C先生上课时,C太一不端茶,二不送水,只是坐在书架后,书架将屋子隔成两个区域,看看书,写写字,跟打坐似的,没有一丁点声响。可是,今天C太没打坐,她躺在里面的小床上,不时地哼一声,虽然声音很轻,我还是听得清清楚楚,不夸张,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见。

妈,C太病了!我冲进家门,端起母亲凉在桌上的薄荷茶,咕咚、咕咚,顺喉咙口、食道壁倒进胃里,顺手卷一片薄荷叶塞到鼻孔里,醒脑,安神。C太怕是病得不轻呢,我听见她在里面哼,我继续向母亲报告。你去找Z阿姨,就是那天来家里帮C先生物色“学生”的阿姨,告诉她C太病了,赶紧!母亲说。哦!我又冲出家门。待返回,桌上新添一个搪瓷饭屉,底层是酱油汤葱花面,卧两个金黄金黄的鸡蛋,中间米汤,上层萝卜丝拌海蜇,切得细细、碎碎的,晶晶亮,我使劲咽下不断涌向嘴边的口水系列,带薄荷味。小四,赶紧给C先生拿过去,当心,别摔着!母亲吩咐道。哦!我一边咬馒头一边拎起饭屉。

C太发高烧!Z阿姨找人来给C太打了针,留下药片。C太眼睛半开半合,样子似睡非睡,一会从左翻到右,一会又从右翻到左,像是喝过几斤白酒,素净白皙的脸变得通红通红的。C先生呆坐在小床边,像一尊雕塑,眼睛也是通红通红的。我小心翼翼地搬动雕塑两条腿,由两个印刷体的I搬成斜体的,然后钻到小床底下搬出一只洗脸盆,拿脸盆到院里接水,凉水降温,母亲说过。月亮出来了,门外监视C先生的那些人都不见了,满天星星,真好看!我把湿毛巾敷在C太额头,连带眼睛也一块蒙上,一会功夫,冷毛巾就热了,再换上一条冷毛巾,C先生一动不动,由我做这些。阿宝,是阿宝回来了吗?C太突然抓住我的手。我知道,她烧得糊涂了,把我当成她女儿。

是小时候的事,有一回,母亲发高烧,父亲要去开会,说会议很重要,非去不可,哥哥姐姐都去上学了,只好把母亲交给我这个学龄前儿童。母亲也是烧得糊涂了,把我当成父亲,抓着我的手,一遍遍叫着父亲的名字,一遍遍嘱咐“后事”,说舍不得丢下这一串孩子,说要穿玫瑰紫色绸缎棉袄,外面要罩皮大衣,因为“路上”冷,吓得我浑身发抖,泪如雨下。现在,C太也紧紧抓着我的手,一遍遍地说舍不得丢下C先生和阿宝,说要回故里叶落归根。C先生望着我,嘴角在抽搐,努力不让泪水滴下来。妈,好好休息,放心,我给爸做面条!我的泪水滴在C太手背上,简直奇了,C太突然安静下来。Papa, Have noodles!(爸,吃面条!)我搀起C先生,忘了在“祈使句”里用Please(请)。

(待续)

2014年4月16日于上海

<读者留言>

延伸阅读<木南专栏>

木南:本名潘晓楠,毕业于南京大学中文系,现为上海文明网副总编 

 

 

下一篇:下一条
上一篇:上一条
发表评论 | 打印此文 | 关闭窗口    
    热门文章
社区居民世博知识培训试卷下载 [12145]
关于进一步落实社区居民世博知识培训工... [9808]
上海市文明单位创建管理规定 [5259]
(新)2009年上海市社区学校世博知识培训... [4853]
联系我们 [3407]
    推荐文章
    相关文章